湖北11选5 500期走势

這位中大教授,隨身“裝”著十多年來學生的作業


來源:民進中大支部 作者: 編輯時間:2019-04-10

△邵璐教授

 

  前天“背包客”、“電影迷”、“十年研究一部小說的英譯”、“浪漫”、“街道、電影翻譯”、“種著蓮霧、楊桃”、“隨身‘裝’著十多年來所有學生的電子版作業”……這些各種各樣的標簽都集中在外國語學院邵璐教授身上,她長期致力于文學翻譯、翻譯理論、翻譯批評等研究工作,是中山大學“百人計劃”學術帶頭人、四川省有突出貢獻的優秀專家、外國語學院博士生導師,出版專著《文學中的模糊語言與翻譯》等。

  初次見面,第一印象就是邵璐教授平易和善的笑容,很容易便消除了陌生隔膜。“你喜歡喝什么口味的咖啡呀?”她細致地為來客調配一杯即磨咖啡苦、澀、甜、奶味的比例。冬日里,小紅樓中,醇郁的熱咖啡氣味氤氳,邵璐聊起了關于“翻譯+?”的無數種可能。

  

  翻譯+非外語專業的你

  “有幾位化學學院的男生,總是坐在最后一排,課堂練習卻做得很快,給一個選段可以用四字韻文、散文、白話文三種文體翻譯出來,特別棒!”這是邵璐在“文學翻譯”的公選課堂上的“神奇發現”。

  邵璐在2018年首次開設這門核心通識課,希望讓眾多同學心中“翻譯+非外語專業的自己”的愿景真實地去釋放、去實現。這門課選課人氣頗高,吸引了很多“隱藏屬性”的文學愛好者。邵璐上課會不斷提醒自己要講得通俗易懂,避免冒出一堆術語,讓大家在聽懂的基礎上培養對翻譯的欣賞能力。她會注意觀察大家的表情,看同學更喜歡哪種類型的題材,隨時調整課堂案例。“上了十幾年翻譯課,對同學還是比較了解的。”她說。

  選修了這門公選課的李同學說:“即使講的是理論性的翻譯方法,邵老師的語氣也很有感情。有時候到了有趣處,說著說著自己還會先一笑,這些細節都讓人覺得她很親切,也讓人對文學翻譯這一領域產生好感——畢竟有人對它如此喜歡。”

  “翻譯+游戲”、“翻譯+化妝品”、“翻譯+《甄嬛傳》”“翻譯+歌詞”……這些都是公選課授課和講評的內容。她鼓勵非外語專業的同學結合自己的業余興趣,喜歡哪個領域就去嘗試哪一種翻譯,并在課余通過微信群給同學推薦翻譯相關的講座活動和推文。

  邵璐認為“翻譯+非外語專業學生”完全沒有問題,翻譯并不是外語專業學生的專利,公選課上許多非專業的同學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之前認為流行英文歌曲是沒有辦法用文言文翻譯的,就算翻譯出來了也很難演唱,但公選課上有一組學生用文言文翻譯了《冰雪奇緣》的“Let it go”,不僅押韻了還可以準確踩點演唱,這顛覆了她之前的想法。

  有些理工科學生表現出了很高的文學翻譯天賦和能力。邵璐仍清晰記得當時一位化學學院的學生翻譯的是“First Snow”的選段,“我有一個習慣,無論是學生的作業,還是自己學生時代的所有作業,任何東西都是保留的。”她說。如果學生交的是電子版,她會在作業上面仔細地增、刪、改、備注講解,后保存到硬盤;若是紙質版她也會在批注后不嫌繁瑣地掃描并保存,找二十年前的文件甚至也能找到,而且她常隨身帶著硬盤。

 

  △邵璐保存的學生作業,紅色為批注痕跡

 

  翻譯+中國文化

  “譯者是雙語讀者,中文水平與外語水平都很重要。”邵璐笑談自己在研究生階段開始“惡補”中文。再次深入中文的世界如重入佳境,中文的文字、語法、文學都有著無盡的韻味與學問,她抓住每一次聆聽人文社科類講座的機會,積極參加國際作家工作坊。邵璐認為學生學習外語最尷尬的情況是“非中非英”——外語沒學好而中文又丟了,因此兩者皆不可偏頗。2017年到中山大學外國語學院任教后,除本學院學術活動,邵璐還喜歡參加其他人文學科院系的活動,中山大學深厚的人文涵養與文化底蘊吸引她來到此地:“中大對于我來說,意味著詩和遠方。”

  早在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前,邵璐就敏銳地開始對莫言作品在國外的譯介情況進行研究,對中國的諾貝爾文學獎情結做了深入思考。在2005至2008年間的每個暑假,正在香港浸會大學攻讀翻譯學哲學博士的她都會參加在大學設立的國際作家工作坊,和莫言、余華、北島、賈平凹等當代一流作家交流,進行筆譯和口譯工作。

  在工作坊和一些翻譯家和漢學家接觸時,她發現他們對“莫言”這個名字極為關注和敏感,他們偏愛的作品和當時中國主流文壇和批評界所推崇的作品并不完全相吻合。于是她檢索了當時西方世界大部分的嚴肅批評類報紙和主流刊物,去尋找這種關注的緣由,并開始對莫言作品的中文版本和英譯本采用立足文本的語義分析的新批評法進行對比細讀。

  單是一部莫言小說的英譯,邵璐就做了十余年研究,堅持在書上一字一詞地比對和標注,而不采用電子語料庫比對法。“我覺得文學還是要靠人的主觀性去感知它,機器并沒有人的感性。”她強調做研究要注重“反著想”,不困于已有話語的桎梏中。在研究莫言、余華、阿來的作品譯本時,她窮盡作家所有被翻譯的作品,將全部英譯本和源文本細致比對分析方得出結論。

  邵璐發表了近80篇學術論文,基本皆為獨著。先后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以及省規劃等課題近30項。近5年獲省政府獎等獎項15項。“文學翻譯的‘不忠’是必需的,而且是普遍存在的。”讓自己的譯本更為目標讀者接受就有可能在語義上“不忠實”。當代的很多嚴肅小說家的作品被翻譯出去后,文本與中文版差別較大的情況很普遍。邵璐認為“不忠實”并不意味著不好,翻譯要考慮目標讀者,要放在特定文化、時代、空間的維度去看。翻譯或成中國作家拿諾獎的最大障礙。直譯和意譯之間有很多的度,就像一盞臺燈,翻譯是個開關,可以調亮一點也可以調暗一點,要根據不同的文本進行調試。翻譯方法有很多種,但“不忠實”是絕對的,沒有百分之百的忠實,翻譯的忠誠與叛逆并沒有一個絕對的優劣標準。

  △邵璐教授講座“莫言英譯的‘忠’與‘不忠’”

  

  翻譯+Everything

  翻譯,讓邵璐得以走進“很多人的生活”。

  文學譯者并不是看見一句話然后就開始翻譯,而是在閱讀一定篇幅后在腦海形成像電影一樣的畫面,是動態的,沉浸式的。翻譯哪個角色的話語,邵璐就會把自己完全假想成哪個角色,走在特定的場景里,想象角色的言語:“翻譯這么多人的作品,就像是進入很多個人的世界,我覺得很快樂,很幸福。”

  這種幸福感不只是在狹義的“翻譯”過程中獲得,而是可以在生活的每一處角落汲取。“我們的世界本來就是翻譯的世界啊。”她說。生活中隨時都有翻譯,甲在說話,乙在理解,就已經是一種翻譯。再例如同一句話,換一種角度,換一種文體,換一種修辭法,就會產生不一樣的語用效果,翻譯釋放著一種讓她和外部世界更和諧地相處的力量。

  “Translation Changes Everything是對我影響很深的一本書,翻譯可以改變思維,改變人生,改變一切。”翻譯滲透在她生活的每一隅,讓她用很浪漫的、詩意的視角來看待生活,時時保持著樂天心態,與這個世界共處共情。

  △2018年中山大學畢業典禮,邵璐應邀擔任主禮教授

 

  邵璐笑稱自己是“工會活動最積極的參與者”,瑜伽、電影、舞蹈、紅酒、咖啡調制培訓班等活動一次都不缺席。她家門前種了蓮霧,后院有一棵楊桃樹。每當果實成熟時,她就會摘幾筐去和同事們分享,執意“把好的都給他們品嘗,剩下的留給自己”。有了翻譯,生活便像一曲田園牧歌。

  ……

  “翻譯對您而言意味著什么?”

  “就是一切。”

 

湖北11选5 500期走势 梦幻做灵石赚钱需要多少号运作 极速赛车公式算法教程 群英会中奖规则和奖金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 福彩快三骗局大小单双 重庆龙虎和微信群 下载下载福彩快乐12软件 租车跑滴滴能赚钱吗 pk10选冠军号诀窍 时时彩稳定赚钱思路